exoriente

制怒。去欲。舍耻。
才疏学浅,承蒙喜欢,不胜荣幸。
此处乃草稿/脑洞存留地。
关于TAG问题一律不回应并保留删评论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删除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恶语相向之权利!】
【关评论随时可能!】
【不爽不要看!】
除了脑洞之外,一般而言,成型的文并非原创,而是某作品的PARO。
我不生产梗,只是梗的搬运工(一般而言不标注原梗,希望读者自己看出来)。
也因此,希望不要抱走我的任何脑洞或梗或点子或idea,随您怎么称呼之;我本身就是抄的了,再抄就不新鲜了。
不可以。我介意。请停止。
要抄去抄第一手的嘛!
求且只求夸我的评论。不是夸我的就不劳烦您告诉我了。

酒吞童子的传记:对一场出走的记录

其实酒吞的出走也是一个喜剧版的娜拉的出走。

酒吞意识到茨木出了些问题——

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把自己当成一个偶像。

茨木不愿意听他谈正经事。又像是狂热地依赖他、把什么判断都交给他,又像是油盐不进一样,从来都是自己一直在嘚吧嘚。

酒吞觉得你不能够这样,你是在用你心目中的偶像取代真正的我。

终于,他受不了了,就离家出走了。

然而,离家出走的远近取决于身上带了几个钱。

酒吞显然是没带钱的。

没带钱,就只能求其他朋友收留了。

酒吞显然是没有得到其他朋友的收留的。

他从丹波出发,先是想到,要是去京城,不管是朱雀门还是自己的神社,绝对一找一个准。不能去。

于是他去了爱宕山找大天狗——

大天狗为了大义奔走中。

他从京都一路向东。

接下来去了荒川找水獭,

水獭爱玩耍,荒川主也去搞事了。

阎魔?地狱太冷,待不下去。

死过一次的他对地狱的滋味记忆犹新。

兜了个圈子,本来只往SSR家里跑的鬼王,何等娇贵的金枝玉叶,这回却跑到了信州户隐山,委身于SR的地盘了。

他想着,红叶是老伙计,断不会拒绝——自己也造反,平将门也造反,红叶是将门公的余党,亲不亲,阶级分!

(何况没有SR拒绝SSR的先例。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但怎么也得有上下级这回事呀!)

然而红叶并没有收留他,红叶自己都需要精神病院的收留。

可怜的酒吞,他闻见血腥味,一阵难受,就在枫树底下,晕了过去。啊!那女人的姿容,就像天上的星星,一颗一颗,在自己眼前打转!

这就是第十章剧情和酒吞传记的故事。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