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riente

制怒。去欲。舍耻。
才疏学浅,承蒙喜欢,不胜荣幸。
此处乃草稿/脑洞存留地。
关于TAG问题一律不回应并保留删评论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删除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恶语相向之权利!】
【关评论随时可能!】
【不爽不要看!】
除了脑洞之外,一般而言,成型的文并非原创,而是某作品的PARO。
我不生产梗,只是梗的搬运工(一般而言不标注原梗,希望读者自己看出来)。
也因此,希望不要抱走我的任何脑洞或梗或点子或idea,随您怎么称呼之;我本身就是抄的了,再抄就不新鲜了。
不可以。我介意。请停止。
要抄去抄第一手的嘛!
求且只求夸我的评论。不是夸我的就不劳烦您告诉我了。

【阴阳师手游】酒吞童子传记衍生同人

写在前面: 在我的一位挚友的建议下,我去看了酒吞的传记(我并没有酒吞QWQ)。我一看就觉得——这煮酒论英雄的既视感太明显了啊!于是脑洞了这一发。俩人的关系还是坦坦荡荡的,尤其不像曹刘满是试探和掩饰。毕竟,鬼不会说谎。

本文系古风(←该词系贬义,指胸无点墨而附庸风雅的可笑之举,我真的水平太低),慎入!真的慎入!我自从高中毕业后就没接触过文言文,所以真的可能语句不通!而且我对日本文化不了解,所以这还是中国古风。


有一些私设:这番对话发生在大江山退治之后。大天狗即崇德上皇。红叶(原本)是个很好的人。


我都说到这份上了,请轻拍!真的!我很害羞的。


如果你还能接受的话请往下拉
———————————————————————————————





于是二人对坐。时黑云翻墨,白雨跳珠。酒吞童子道:“人常云‘喝酒伤身’,岂不知‘酒治百病’?酣醉之间,生可以死,死可以生。只道有庄生梦蝶,超然物外,不知衔杯之间,天地为一朝,而万期为须臾尔!彼终年醒者,规规一何愚也!今风雷激荡,大块噫气,人之生世,亦有乘扶摇而上者。汝可与我论天下豪杰之器量。”

对曰:“吾见识短浅,实有不知。安敢贻笑大方!”

酒吞童子曰:“何伤乎!汝不必拘束!”

曰:“天龙八部,六道轮回,皆难逃一死。鬼卒催促,人命那得踯躅?芸芸众生,出生入死,譬如水之归下矣!而阎魔执掌生死,可谓无敌也。”

酒吞童子笑曰:“地狱森然,阴湿狭窄,安为英雄所处之地?彼置身其间,侣枯骨而友亡灵,诚难得也!”

又曰:“夫大天狗者,前世有九五之尊,更兼五部大乘经之力,雄踞爱宕山,时而乘风翱翔,泠然善也。不可谓不强!”

酒吞童子笑曰:“虽然,彼委身碌碌小人,效犬马之劳。安成体统?”

曰:“荒川奔流入海,浩浩汤汤,天下之美,有在兹者。荒川主复何如?”

酒吞童子曰:“荒川主与大天狗虽风水相异,实不分伯仲。吾不知天壤之间,乃有闲人如是者!”

对曰:“舍此实不知矣。我尝不喜户隐鬼女红叶狩,然‘外举不避仇’,若能冰释前嫌,平心观之,彼亦可谓豪杰矣!身负第六天魔王之力,虽出身寒微,为人妾妇,然志不在小。能宽仁爱众,修守战之具,竟与朝廷相抗。鬼王青眼相加,又何怪哉!”

酒吞童子道:“然也!曩者红叶虽力有不逮,然其用心明明如月,不失为友。如今其迷恋人类安倍晴明,泥足深陷,不可自拔。吾本苦口婆心,亦于事无补。‘女之耽兮,不可脱也’,实在令人叹惋。彼欲成就霸业,非来世不可得。然安倍晴明区区人类之身,何异沧海蜉蝣!乃能兴风作浪,不得不刮目相看。其踞守京都,门下异人甚众。如八百比丘尼者,谈笑间声色不动,城府极深,非我所能知。再者,以今观之,安倍晴明决非一人,诱惑红叶者,与其形固一,其质迥异也。吾实不知彼为何物,姑称之为‘黑晴明’,殆为晴明之阴影乎?”

对曰:“此固非我能知也。然彼腐草成质,安能与皓月相较!”

酒吞童子曰:“吾昔年放荡于歧途,尝为源氏竖子所得。此后不问人世,遗世独立。寄浮生于天地,放情志于山水,唯朋友相邀,美酒是爱。‘众人昭昭,我独昏昏。忽兮其若海,漂兮若无所止。’今者海内大乱,山雨欲来。吾欲独善其身,岂可得乎?我观天下豪杰,皆有所执迷,不得自由,亦无所谓强。”

曰:“然也。故英雄二字,孰能当之?”

酒吞童子以手指之,后自指:“茨木童子,惟予与汝。”

那人吃惊,手中酒盏,不觉跌落于地。

时正值天雨将至,雷声大作。
酒吞童子大笑曰:“汝畏雷霆乎?”
茨木童子亦笑曰:“诗云:‘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吾友以吾为知己,吾大喜过望,不觉失态了。”

评论(5)

热度(31)

  1. 弘音exoriente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太太我喜欢这个画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