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riente

制怒。去欲。舍耻。
才疏学浅,承蒙喜欢,不胜荣幸。
此处乃草稿/脑洞存留地。
关于TAG问题一律不回应并保留删评论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删除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恶语相向之权利!】
【关评论随时可能!】
【不爽不要看!】
除了脑洞之外,一般而言,成型的文并非原创,而是某作品的PARO。
我不生产梗,只是梗的搬运工(一般而言不标注原梗,希望读者自己看出来)。
也因此,希望不要抱走我的任何脑洞或梗或点子或idea,随您怎么称呼之;我本身就是抄的了,再抄就不新鲜了。
不可以。我介意。请停止。
要抄去抄第一手的嘛!
求且只求夸我的评论。不是夸我的就不劳烦您告诉我了。

言欢(酒吞童子与红叶与茨木姬)

又名:如果一个可爱的男孩子穿女装扮成了男扮女装的美少女这种情况应该怎么称呼呢?

之前一段段发过的酒茨红大三角。(看过的就不用再看了)

在微博上放了合集,在这边也放一下吧。

标题是胡起的。反正这篇也不过是某个中长篇的一段,本来也不需要标题。

轻盈的傻白甜。

与其说是手游向,不如说是原著向的吧……采用的后者的设定更多。

剧情一句话概括就是:

红叶说希望看见茨木童子变成美少女。

或者是:

酒吞童子:我们的目标是?

茨木童子:女装!

红叶:女装!

酒吞童子:那我就静静地看你们女装!

本来是想写绝色美少年、清纯扶她、妖艳御姐饮酒作乐的更加诡异艳丽的段子的,不过感觉这样也不错~

没有考据!私设一堆!

主要是红叶视角,夹杂一些酒吞童子视角。

本文引用甚多。恕不一一指出。

——————————————————————————————————

(前情提要,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和已经恢复正常的鬼女红叶一起在枫叶林饮酒清谈。大家随便聊了聊天下大事和八卦什么的。然后一时间三人陷入沉默,只是悠然地小口喝着酒。)


忽然,红叶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低下头嫣然一笑。


三人间的沉默打破了。她感到两道询问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哎……”

她轻叹一声。

“在下确实是有个不情之请呀。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呢……”

茨木童子立刻接道:“什么当讲不当讲!红叶,你可是连吾友都心生认同的鬼女,现在这样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做小儿女态,没有个爽利劲儿,真是不像样子!”

“还请恕罪。只是这请求实在唐突,怎敢贸然提出呢?”

“有话直说,难道你存心吊人胃口?还是说,你怀疑吾友堂堂鬼王,还有甚么做不到的?”

红叶蹙起两道秀眉,道,“岂敢!只是这请求实在荒唐……”

酒吞童子在一旁也道,“红叶,但说无妨。荒唐与否,也要先说明啊。”

“那便不敢隐瞒两位了……这件事并非关乎酒吞童子大人。”她眼波一转,“实在是想请求茨木童子大人……”

“哈哈哈!你又求我何事?”

“罗城门之鬼芳名远扬,实在如雷贯耳。然而“百闻不如一见”,只恨在下地处鄙远,见识短浅,天姿国色,平生未睹,实以为恨。之前红叶泥足深陷,多有得罪,承蒙二位大人不弃,深恩难报,安敢得陇望蜀、有非分之想呢?”           

“咳!你就是要吾变成女身啊!这点小事安足挂齿,你还婆婆妈妈半天!照顾你的都是吾友,你谢他就好。他这个人胸襟博大,看你痴痴傻傻当然要救你,我就是全凭他差遣。”

“那二位大人可是答应了?”

酒吞童子的唇边浮上一抹浅笑,“茨木童子,变吧!”

 

于是茨木童子抬起袖口遮住面容,片刻之后——

“红叶小姐请看,可还满意?”

随着袖口缓缓放下,他的……不,她的脸渐渐露出,如同浮云移去而明月露出真容一般。

薄施粉黛,甚至可以说是素面朝天。

有身份的小姐,一般会剃掉眉毛,再画上短粗椭圆的殿上眉。然而面前的女子,两道天然的柳眉,黛青淡扫,天然斜飞入鬓。

一对睫毛纤长的翦水秋瞳,十分坚定又率真稚拙,神采灼灼,流盼生辉。

她的肌肤白皙光泽,然而很明显并未特别傅粉,因为双颊本来的淡粉色在这白皙中若隐若现。仿佛樱花映着春云。

对于任何美女来说,冰肌雪肤自然是必不可少的。然而,大多数的美女都是养在深闺,她们洁白的肌肤是在帘栊之后、阴翳之中,与黑暗相衬,透出幽寂的微光。仿佛与你的目光相互抚摸一样。

然而这个少女的玉貌,却是走在阳光下、与朝霞竞赛一般。

她的嘴唇也是天生的朱红,顶多涂了薄薄的胭脂。谈笑间不经意露出整齐皓洁的小小牙齿,可以看出她的虎牙比一般人尖细一点。

自然是完全没有染齿的了。

洁白纤细的颈项从交叠的衣领中探出,曲线楚楚可怜。可以说是领如蝤蛴。

红叶想起了当初人家教她读的李太白的诗: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然而,她的衣着却完全没有变化,依然身着大铠,只是妖鬼的衣物本就是幻化而出,会自动贴服主人的身体,所以胴甲也小了一圈。

包裹在这具柔软躯体外的,到底是厚重的甲胄。

然而少女却神色自如。她挺直腰板,完全不为所苦。

真是一位英姿焕发又惹人怜爱的戎装佳人、姽婳将军。

比京城公卿家里那些长发委地、弱不胜衣,目光里都凝着闲愁的美人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如果说眼前的人仿佛是个丰神俊朗的美少年,但她眉目清婉,神态单纯,这种天真无邪的姿态只属于憨态可掬的小丫头。

如果说她是个顾盼倾城的美少女,但她分明身穿戎装。最重要的是,大家对她的真实身份都一清二楚。

这是百鬼中仅次于鬼王的茨木童子。明明是个好勇斗狠的男鬼啊!

一个少年扮作了少女,而这个少女又身着男装。

茨木童子看上去偷懒没变衣服,实际上在不经意间做了最高难度的选择。

仿佛避开金玉锦绣,而写出富贵气象的名手一般。

他的变化,根本不需要绫罗绸缎、傅粉涂朱那些外在的东西来增加自己的女性魅力。

他捕捉到了真正使得女孩子娇美可爱的“气韵”,然后生动地展现了出来。

而这甚至不是他努力思考的结果,而是通过自然而然的感受得来的。

简直是令人嫉妒的能力。然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拥有什么天赋。

 

“哎呀!仓促了,待我换上一身十二单华服如何?”

果然啊!这家伙自己都不懂啊!

不过就连仓促窘迫的神情,少女娇憨冒失的情态也是十成十的。

更加惹人怜爱了!

“不要换啊!”红叶赶紧制止,“现在的样子……令人忘俗啊……”

“承蒙您喜欢了。”那少女歪着头露齿一笑。

比起她而言,大多数庸脂俗粉的笑容简直是坟墓裂开了巨口。

“不,这样的姿容,简直让人甘心把天下奉上啊。”红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是意外地坚定和认真。

“哈哈!那是玉藻前大人吧?”她毫不在意地大笑出声,“我能够追随吾友酒吞童子,侍奉驱驰,于愿已足。何必再去汲汲于朝堂之事呢?他就等同于全世界的至宝,天下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真是的!皮相再怎么变化,内里果然还是那个茨木童子大人……”红叶一脸无奈道,“您就不能在人设的复杂度上再下点功夫吗?”

“这话是怎么说的!又不是不知道我是谁,何必多此一举!你要我变成女子,我从命变了;你还要我给这女子加上生平传记!众目睽睽之下,要彻底装成根本不存在的人,反而奇怪吧?你要问的话,老娘就住在丹波国!”

连敬语都没了啊。

还有您从的是您那挚友的命吧。

不过她反驳人,有点着急的样子也挺可爱的……

酒吞童子忽然道,“茨木童子,你在罗城门,也是这般形貌?”

“诶?”少女立刻转过头去望着目前三人中唯一的美少年,两眼闪烁着热切的光。

“那群自命风雅的纨绔男人,是把你当成弱不禁风,让他们骨软魂销的闺秀呢,还是……”他纤细修长的手指拂过她的柳眉,唇边带着笑意,“当成疯疯癫癫、眉毛像毛毛虫一样粗的村姑男人婆呢?”

少女下意识地用头蹭了蹭那只手,然后赞道,“是了!吾友果然明察秋毫!前些日子我确有一桩奇遇!”

“哦?”

“那日你去土御门小路寻长秋卿大人,我处理完大江山杂事,在罗城门附近徘徊,不料看到一个瘦弱娇小的美少年。”

“说来听听!”红叶道。

“他的衣料都是高级货,简直像从大唐进口来的,配色却毫不讲究。他也不在意,随便扎了块头巾,弯着腰在地上寻寻觅觅。”

“真是奇怪的人呐!”

“我也心生好奇,就隐了身形在旁观察,原来他在找的是草叶间的虫子。”

“哎呀!”红叶听见虫子二字,就不禁用袖口捂住了嘴。

“蟋蟀、螽斯、金钟、瓢虫、金龟子、蚱蜢、蜘蛛,他抓了满手,还往袖口里塞呢。”

“不是个世家出身的美少年吗?”

“不止如此。他正从胡枝子花上捉一条毛毛虫的时候,附近的一个小童突然叫了起来,原来是他的随从,打扮得和村童无异,谁也看不出来。”

“叫的什么?”连酒吞童子也起了兴趣。

“说是抠开树皮,抓到了一个肥肥白白的天牛蛴螬。让露子大人快去看看。我一听这是个女孩名字,然一惊,然后听到他满心欢喜地答应了,声音清脆。站起身来的时候,头巾滑了下来,好一副青丝!这竟是位女扮男装的小姐。”

“你是说,一个身穿大唐的衣裳,地位尊贵的小姐,竟然溜出家门,跑到荒烟蔓草的罗城门来捉虫子?”

“所以即便是我都觉得是奇遇呀。”

“露子大人……”酒吞童子沉吟道,“果然是她么……”

“吾友认得她?”

“在博雅中将大人和晴明大人那里有所耳闻。你继续说吧。”

“好的!我在一边看着,她真是心无旁骛地抓虫子,其余也就是给她的几个小跟班讲解各种虫子和草药什么的。我看得见她的气息纯洁,内心像明镜一样,不惹一点尘埃。可以说是肝胆皆冰雪,表里俱澄澈,实在是美极了。”

“可以想见!”红叶虽然不喜欢虫子,此时却附和道,“这真是令人心驰神往!”

“可不是!”茨木童子化成的少女大概是说得有些口干,抄起酒盏一仰头就喝了个干净。“不过我四下一看,附近还有两个男人,穿得倒是锦衣华服。手里拿着折扇,嘻嘻哈哈地指着她评头论足,一个说,橘家这不修边幅的野丫头倒还姿色不错,就是蓬头垢面。另一个说,她可不容易找夫婿,又傻乎乎的,橘大人都急坏了,要得逞还不是手到擒来?到时候好好调教,让她把脸上的毛毛虫剃了。我一听就火大,这姑娘可由不得这等人嚼舌!”

“呵~这男人好样的啊~下次他们要是上我这来,让我碰见了,非得攫了他们的心肝,回来切成片,给二位大人当个下酒小菜。”

“哈哈哈哈!红叶你也有可爱的一面呐!我当时想的是一定得保护这个姑娘。别说是纨绔子弟,遇上盗匪也不成。就先化成了一个女童,随手抓了个像蛇一样的绿毛毛虫,在上边下了个咒,让凡是不怀好意的人,都近不得她的身。然后装作也来抓虫子的样,把这玩意儿给她看。她一见毛毛虫,眼睛都直了,说这它身上竟长着两个青色的大眼斑,跟寻常花椒树上燕尾蝶的毛毛虫不一样。多少钱都可以给我。”

“结果呢?你要了甚么?”红叶问道。人与鬼若要结下善意的因缘,彼此是要等价交换的。

“我问她要了个大独角仙。”

“哦。那独角仙呢?”竟是酒吞童子开口问道。

“养在大江山了啊。吾友喜欢的话,我回去寻来便是。”

“别管独角仙了!那两个登徒子怎么处置的?”

“他们不是喜欢美女吗?我就又变了个美女,说是外出踏青迷了路,希望二位大人把我送回家去……”

“大人您自然是轻车熟路了。”

“那是必然!只待我把他们从朱雀大道引入附近的小巷子中,兜兜转转,到了没人的地方,就一拳打晕。身上金银细软,还有那两身衣裳也剥了去,转手就卖了——你望着我作甚?取他们性命倒是易如反掌,后续却太麻烦。京城里,又是世家子弟,要是生了枝节,谁耐烦听那群人类聒噪!”

酒吞童子颔首道,“你做得对。这样就够了。”他微笑道,“朱雀大道上人来人往,但附近的小巷子里,什么盗匪、醉汉、饿殍……婆娑世界,众生皆苦呐……那二位自求多福吧。”

茨木童子得了挚友的肯定,更兴奋了。

简直恨不得当场长出尾巴摇一摇。

 

红叶看着这副模样,忍不住打断道,“所以?也就是说你现在的样子,也是因为对那位露子小姐见之不忘了?”

“如此说来,倒还真的。哈哈哈!我都没在意!”

红叶同情地看了一眼酒吞童子。

跟这种人朝夕相对,真是辛苦了。

不过这种璞玉浑金般的美感,确实也合适。

“说到这,”酒吞童子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了,“你有没有感觉到她身上有别的气息?”

“这个嘛……要说起来……”茨木童子蹙着柳眉想了想,“确实是有十分清澄的气息萦绕着她。像是蝴蝶。我还以为那就是她自己……?”

“也是,也不是。”酒吞童子道,“据我听说的,她拥有赤蚕蛊。” 

 “天啊!”两位女子都惊呼出声。

吸食了黑狗的血肉,吞噬了上千同类的毛毛虫所化成的蛊。

据说是她父亲病急乱投医,找了阴阳师芦屋道满大人,问怎样才能根除女儿的爱虫癖。

道满大人就给了他这个方法。

用毛毛虫炼成蛊,再让露子去饲养那条蛊虫。

那是一条黑色的、身上长着红色斑点的毛毛虫。

露子果然果然被它迷住了,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黑丸”。

起初它简直是食欲的化身,天天不停地吃呀、吃呀、吃呀。

吃树叶、吃树枝、吃老鼠、吃龟、吃蛇。

身形也渐渐长大,从普通的毛毛虫的大小,变得像黄鼬、猫咪、狗、羊。

那个式神对持有者的心性要求极高,内心必须有极其坚定的信念,矢志不渝。

没有嫌弃、厌倦、怨憎、烦躁。

它所吞吃的,不仅仅是食物,还会把养育者的信念集中到它身上。

因此一旦生出了“到此为止”的心态,赤蚕蛊就无法再获得养料了。

主人的厌憎会反过来吞噬它的血肉,直到最后只剩下一条僵死的普通毛毛虫。

就像细腰蜂在毛虫身上寄生一样,从内部把一切吃干净。

从此执念也就消弭于无形了。

但如果主人对它不离不弃的话,它就会一直长大。

像牛那么大时,就是要羽化了。

无论如何也无法放弃的执念,终于凝成实体、有了灵性,成为了“式神”。

从此就厉害之极。

换句话说,若是露子小姐存在着心魔的话,赤蚕蛊大概会在千里之外,把她怨恨的人击杀于无形的吧。

蛊也不过是咒术的容器,把人的执念贮存起来而已。

真正发挥效用的永远是人心。

“是啊,晴明大人都说自己应付不来呢。”酒吞童子望着红叶说。

“晴明大人自然是手段极其高明的。只是那般心志坚定的话,任谁都措手不得。”

“不过,据说羽化之后,却是前所未见的美丽之物。”

破蛹而出的,起初是个臃肿的女人,大大的肚子,背后是软弱皱缩的翅膀。

眼睑底下的眼睛雾蒙蒙的,像是绒布裹着一样。

实际上那是几千小眼睛凝成的复眼。

几个呼吸间,她就把全身的体液输送到了翅膀之中。

身体变得异常纤小,然而,背后张开了巨大的庄严双翼,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栩栩然蝴蝶也。

弹破庄周梦,两翅驾东风。

 “所以她毫无顾虑地跑到城外来。原来早就有备无患……”茨木童子松了一口气,又到,“那我护她周全,岂不是白操心了?”

“当然不是。她当然是需要你的力量的,怎么是做了多余的事情呢?像她那样心性天真、智虑纯粹的话,所谓的执着,其实已经到了可以与天地相交通、与鬼神相往来的地步。佛陀入定时,有蛇王保护他免受风雨侵蚀,也是一样的道理。佛家所谓的发愿、阴阳家所谓的道心,即便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不过是想要智慧觉悟罢了。而她不也是想要探索自然之理吗?我辈妖鬼受到吸引前来保护她,理固宜然。”他停顿了片刻,道, “就像博雅三位大人的笛声足以令我沉醉其中。”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还有万窍怒号,山陵崔嵬,草木动摇……

蝴蝶的振翼,竹笛的鸣响……

一时间在自然大化之中因缘际会,混而为一,交相感应着……

宇宙星辰何以为大?

蜉蝣虫豕何以为小?

真正质朴淳厚的人,有时即便大难临头也会在不经意间化险为夷,安知不是感动了鬼神呢?

红叶突然道:“哎,酒吞童子大人,您这说法倒是有趣。如果是青坊主大人在场的话,恐怕会说这是前世命中注定,或是露子大人凭着好生之德,命里应该获得福报呢。”

诸行无常,因果不空。

酒吞童子道:“确实是他的作风。”然后又一笑,抿了一口杯中之酒,“所以他是高僧,而我不过是个堕入鬼道的破戒酒徒。身在莲台之外,全无清净之心,连佛祖都敢调侃。”

另一位少女半天不言不语,闻言却立刻说:“可是,我觉得挚友高谈雄辩,句句在理,何必理会那些?”

“哦?你听明白了吗?”

“没全明白。但我知道吾友说得有道理。”

哦,果然啊。

应该说不愧是茨木童子大人吗。

同时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听不懂”和“说得对”啊。

要是自己的话,顶多承认一个吧。

大概……会承认说得对,绝不承认听不懂。

“挚友啊,以后再多给我讲讲吧!我会努力去理解你的内心的!虽然我觉得你的思想深邃,非我一时所能明白,但是,没有你,我不就彻底陷入无明、不得解脱了嘛!”

红叶觉得简直没眼看,只好端起酒盏掩饰尴尬。

不过面前少女的眼神清澈,睫毛轻轻颤动,还真像是蝴蝶呢……

“我……我答应你便是了。”

酒吞童子大概是看见了红叶的反应,自己也觉得不妥,赶紧回应道。

红叶见他双颊飞红,心想不如落井下石,便笑道:

“我之前从未留意瞻仰鬼王大人,未曾想到大人您饮酒也会上脸啊?”

“吾友这等丰姿秀丽,你不曾仔细瞻仰,实在是莫大损失。不过,如此绝色美貌,灿若朝阳,确实灼人眼球……”

“茨木童子,你想必是醉了!今日说话太多了!”

红叶终于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

那少女睁大一对杏眼,道,“你又因何发笑?莫不是取笑于我?”

“岂敢!请大人见谅,我一时难以自禁,并没有甚么事。”

“我就说你没有个爽利。若是我,笑便笑了,说便说了,要生气也随他去,大不了打一架就是。”

“只怕酒吞童子大人不许您跟我打架。”

“哈……自然是不许的。”

“嘁……”

红叶笑眼觑了酒吞童子,吹气一般低声道:“您太娇惯他了呢。”

酒吞童子抿了一口酒,轻叹一声:“也是。然而如今又奈何?”

三人又陷入了惬意的沉默,一口一口地饮着酒。

 ——————————————————————————————————

后记:

感谢您看到这里。

这个无聊的小短篇完结啦~

跟一开始构思的很不一样啊……

本来是一个有点沉重、怅惘的故事的。

三个人也更加绮丽哀艳一些。

原本构思的剧情(?)几乎完全没用上。

不过已经变成这样了,也不错呢。

轻甜愉快的聊天也挺可爱的吧?

果然,只要提到露子小姐,就一定会变得可爱。

而我又特别想提她。

乘兴而来,尽兴而返,何必见戴。

至于本来构思的,留给下次再说吧~

顺便一提,

露子公主的故事出自《堤中纳言物语》里的《虫姬》;梦枕貘先生的《阴阳师》中也提到了这个故事,为露子和晴明、博雅编织了一段因缘。这里我出于私心让她与罗生门之鬼也有了交集。

有人问我茨木童子抓的虫子是不是博物君的大儿子夹竹桃天蛾幼虫。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能确定1000多年前的平安时代这种昆虫的分布。按理说它喜好温暖的气候,分布于九州,京都恐怕太冷了。而且它原产于地中海一带, 不知道在那个时候有没有来到日本~

至于“黑丸”,按照梦枕貘先生的描写,我猜它的原型是斐豹蛱蝶的幼虫。

但是根据它羽化后的形象,我觉得那种端庄的气质属于凤蝶科。

凤蝶和月色真是很般配呢!

其实我害怕鳞翅目昆虫的幼虫。

槐尺蠖都不行。

会进入轻度应激状态的那种不行。

仅次于婴儿让我感到的恐惧吧……


 

 

 

 

 

 


评论(5)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