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riente

制怒。去欲。舍耻。
才疏学浅,承蒙喜欢,不胜荣幸。
此处乃草稿/脑洞存留地。
关于TAG问题一律不回应并保留删评论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删除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恶语相向之权利!】
【关评论随时可能!】
【不爽不要看!】
除了脑洞之外,一般而言,成型的文并非原创,而是某作品的PARO。
我不生产梗,只是梗的搬运工(一般而言不标注原梗,希望读者自己看出来)。
也因此,希望不要抱走我的任何脑洞或梗或点子或idea,随您怎么称呼之;我本身就是抄的了,再抄就不新鲜了。
不可以。我介意。请停止。
要抄去抄第一手的嘛!
求且只求夸我的评论。不是夸我的就不劳烦您告诉我了。

大江山退治的一个梗(广陵散PARO)

 脑了一个有病的梗。
大江山退治之时,酒吞童子其实已经醒来,只是毒酒作用下妖力尽失而已。
他在临死之时,提出一个请求:
“我有龙笛一支,名曰叶二。其声清越,非此世所有。能吹奏出声者,亦我一人而已。今日就戮,无力回天。唯一事相求:可否容我最后吹奏一曲?”
源赖光怕他使诈,不敢答应。酒吞童子就说:“鬼不同于人,实不妄语。然而汝等若不我信,宁不信毒酒之效力邪?也罢,汝可先断我双足,我便不能逃脱矣。”
于是他先被砍了双腿,但他完全面不改色,坐在血泊中吹完了一曲。然后悲叹道:“绝矣!绝矣!此横吹之响,人间岂复得闻乎?”
然后他把笛子揣在衣襟里,严严实实地包好,不想让笛子溅上自己的血。
“须臾之间,我将身首异处,汝等必杀我而后快,我固知之;然龙笛何辜,幸毋毁伤!”

(其实他吹笛子,也有给茨木童子争取时间赶紧逃的因素。而之后他把叶二赠给博雅,可见用情之深。博雅寿终,朱雀门上响起的哭声比谁都哀痛)

——————————————————————————————

至于另外一边:

茨木童子就是一边逃走一边听着那悠扬的笛声丝丝缕缕地缠绕过来。就像是垂柳多情,萦了离人的衣带一样。

只是他离得愈远,那声音就愈微茫。

终是消散了……

但这个时候,他突然无比清楚地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可这时他只能不动声色。

一边踽踽前行,一边吞声而哭。

那个时候,他化作女子,被当成从鬼寨救出的姑娘。

他一边遮着脸,不敢让别人知道他在哭。

结果护送这些姑娘的人却安慰他说——你不用难过了!鬼王就要掉脑袋。一切都结束,你马上可以回家了。

茨木童子抽抽搭搭地说:我已经没有家了。

他根本不想跟仇人搭话,而且觉得他们特别恶心。

但那句“我没有家了”他一定要讲。

他也不很晓得为什么。那种绝望就这样地从他嘴里飞了出来。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