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riente

制怒。去欲。舍耻。
才疏学浅,承蒙喜欢,不胜荣幸。
此处乃草稿/脑洞存留地。
关于TAG问题一律不回应并保留删评论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删除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恶语相向之权利!】
【关评论随时可能!】
【不爽不要看!】
除了脑洞之外,一般而言,成型的文并非原创,而是某作品的PARO。
我不生产梗,只是梗的搬运工(一般而言不标注原梗,希望读者自己看出来)。
也因此,希望不要抱走我的任何脑洞或梗或点子或idea,随您怎么称呼之;我本身就是抄的了,再抄就不新鲜了。
不可以。我介意。请停止。
要抄去抄第一手的嘛!
求且只求夸我的评论。不是夸我的就不劳烦您告诉我了。

午醉醒来【CP:玛丽苏(也就是我)X酒吞童子,前世今生的纠缠】

阴阳师古风脑洞,大概是酒吞X我。

        从前在唐土,有一个昆仑奴,正要上京去干谒,谋求富贵。他路过一个酒店,邻座有一个年轻美丽的红发胡人,把自己葫芦中的酒倒给了他一些,他惊讶地发现酒是红色的,像蒲桃酒,香气却很不一样。然而他还是喝了。喝了之后,他看到了非常美丽的幻象,自己变成了阴阳绝学的传人。能够驱使百鬼。随便一画符,就有各种强大的精魅鬼怪来供自己差遣。其中一个尤其美貌、强悍的,长得跟那红发少年一模一样。

        还有其他人也身负这种能力,自己跟他们切磋的时候,所向披靡。往往是对方来不及出手,自己就把他们都打败了。于是天下拜服,自己成了朝中的重臣,获得了也不知多少赏赐,拥有了豪宅良田香车之类。然而自己并不把钱财看在眼里,因为驾驭妖怪的神通才是最令人愉悦的。这天自己穿上朝服去面圣,一照镜子,发现自己的脸变得比唐土的任何人都白皙。上朝之后,百官都对自己毕恭毕敬,连天子都是一副有求于自己的样子。于是,昆仑奴更加志得意满,认为自己可称是权势滔天,而且沟通鬼神,简直没有约束了。

        然而,突然间改规则了,他的套路不灵了。其他的阴阳师也能与他叫板,而且他再也无法召唤到新的强大妖鬼了,只有一些虫豕之类。随着他法力衰落,家里原有的妖鬼也渐渐隐去了,因为他再也无力控制他们了。豪宅 变得空空荡荡,因为自己骄纵的时候,从没有雇佣仆从,而是让长相俊俏的 妖鬼服侍自己。圣上不再召见他,上门的官员贵人也渐渐稀少了。最后,那个最为姿色动人的赤发艳鬼也来向他辞行,说自己在人世的因缘已经了结,现在要回山上去了。说完,他的身影就变淡了。

        正在惊慌间,昆仑奴醒了过来,发现旁边的男人还在从葫芦里倒酒。他 感到头痛欲裂,那个美艳男人就让他把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帮他按揉太阳穴。结果那少年的手指一碰到他的头,头痛就烟消云散了。昆仑奴问起那个少年的目的,看他年纪轻轻就谈吐优雅,一定身份不凡。少年说,自己对富贵没有所求。即便是精铁铸就如龙宫般华丽的豪宅,转眼之间,不也灰飞烟灭了吗?自己只是来寻找笛谱,然后抄录一份的。他又问这到底是什么奇特的西域酒,那个少年微笑着说,这在自己的国家叫做神酒,另外自己不是胡人,而是家住倭国,他也不知道人喝了神酒会怎样。“世间之事,譬如花开花落,都是无常的啊!即便是寿长千岁的仙人和鬼,也是会受这大化支配的。人在天地之间,不过逆旅之过客,难免感到寂寞,人与人纵使看似把酒言欢,实际上内心也彼此疏离,正如我不能知道你在酣醉间看到的情景。所以不如先喝下这杯中醇酒,不要想太多虚幻的事。”昆仑奴感到非常失魂落魄,也不知怎么回答,就向那个男人道别,那个男人也笑着跟他道了别,然后把杯子再次凑近了嘴唇。

————————————————————————————————

千年之后,一个长相一样、同样黑得发亮的人来到了京都右京区的神社参拜据说能治头痛的首冢大明神。

他说:“酒吞童子大人哟!抽不到SSR我也很头痛啊!您神通广大,标本兼治,帮帮忙吧!”

酒吞童子说:“怎么又是您?“

“我这是第一次来拜访您啊!之前哪里有缘跟您见面?”

“啊,算是我失言了……怎么说呢,您这个病例虽然并不罕见,不过确实 有点难弄……”

“您赏赐我个SSR就行!很简单的!”

“这样吧!我还知道更简单的,帮您卸载了游戏,您不就断了念想吗?我明白您,您不就想看SSR互搞吗?您的病根是脑洞太大外加精虫上脑。这头不疼才怪呢!不瞒您说,您这样的病例,我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您不要老想搞个大新闻!”

酒吞童子停了一下,又道:

“求医不如求己。要让我治,我也不是特别有把握。要不您先把头砍下来寄存在我这,我研究研究,能治我就给您治好了——当然能治好是大概率事件;万一治不好,我就原封不动给您接回去。您就当没来过。但要是实在有个万一,接不回去了,您也不亏,反正一劳永逸,您再也不用头疼了不是?我们鬼是不说假话的,有一说一,必须把风险什么的都告诉您,让您自己决定。您说治标治本,这话我非常赞成:万一最坏的情形发生了,您就这么想:头疼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您还有头啊!您要是没了头,哪里会疼?”

送走了这个人后,酒吞童子想了想,极有预见性地在门前贴了个三段论:

上命题:敝处虽以神社为名,实系医疗机构;

下命题:学医救不了阴阳师;

结论:因抽不着卡而引起的头痛,敝处恕不治疗,恕不接待,恕不给开门了。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