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riente

制怒。去欲。舍耻。
才疏学浅,承蒙喜欢,不胜荣幸。
此处乃草稿/脑洞存留地。
关于TAG问题一律不回应并保留删评论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删除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恶语相向之权利!】
【关评论随时可能!】
【不爽不要看!】
除了脑洞之外,一般而言,成型的文并非原创,而是某作品的PARO。
我不生产梗,只是梗的搬运工(一般而言不标注原梗,希望读者自己看出来)。
也因此,希望不要抱走我的任何脑洞或梗或点子或idea,随您怎么称呼之;我本身就是抄的了,再抄就不新鲜了。
不可以。我介意。请停止。
要抄去抄第一手的嘛!
求且只求夸我的评论。不是夸我的就不劳烦您告诉我了。

酒茨片段脑洞(很奇怪的一段船戏)

脑了奇怪的片段:

(前略,总之就是酒茨在海上的时候果然遇到了风浪)

酒吞童子待在船头,长卷发有些沾湿了,却依然在呼啸的风中飘舞。也许是他在兴奋之际满溢而出的妖气让头发飞扬起来的。

“茨木童子!尔出!何为藏身船舱中,闭置如新妇邪?”

“哈哈哈!甚好!吾正要来陪伴吾友!”

“今风雷激荡、波涛震怒,尔以为此风如何?”

“快哉此风!飘忽淜滂,激飏熛怒,此雄风耳!”

“尔得无惧乎?”

“我辈既是鬼,不似凡人贪生怕死,如何有惧怕!虽然,吾尝闻之:有禁书一,凡欲携其渡往倭国者,其船必遇风浪而沉。今其验乎?”

“飙风骤雨,都是大块噫气,天道使然。纵浪大化,方得无忧无惧。如何汲汲于一书?”

“则我等漂流海上,竟何所为?”

“茨木童子,我问汝:汝观今日之天下,道行乎?道不行乎?”

“……”

“再说一遍?我听不到!”

“我说,道不行也!”

“然也!道不行,则何为之?”

“则何为?”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哈哈哈哈!”

“如若此船沉没,我等复何为?”

“何须多虑!我有葫芦,乃是那大瓠之种。毋得有蓬之心也哉!”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