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riente

制怒。去欲。舍耻。
才疏学浅,承蒙喜欢,不胜荣幸。
此处乃草稿/脑洞存留地。
关于TAG问题一律不回应并保留删评论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删除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恶语相向之权利!】
【关评论随时可能!】
【不爽不要看!】
除了脑洞之外,一般而言,成型的文并非原创,而是某作品的PARO。
我不生产梗,只是梗的搬运工(一般而言不标注原梗,希望读者自己看出来)。
也因此,希望不要抱走我的任何脑洞或梗或点子或idea,随您怎么称呼之;我本身就是抄的了,再抄就不新鲜了。
不可以。我介意。请停止。
要抄去抄第一手的嘛!
求且只求夸我的评论。不是夸我的就不劳烦您告诉我了。

萃香醉酒之暮雪对饮

伫立倚高楼,临窗牖,云黄天淡雪未休。
霜华重,暮色稠,我为君斟一杯酒。
酒入喉,暖意柔,风声渐紧,不如莫走,
今夜愿将心事对君剖。

吾等遁世久,再回首,却是白云化苍狗。
多少事,去悠悠,千帆过尽旧沉舟。
而今巧言令色休,不复覆雨翻云手,
既如此,也拟将旧恶宽宥。

追往事余恨在心头,
想当年把酒谁敌手!
可恨竖子多奸谋,
回看处血泪相和流!
纵如此,亦曾有,推心置腹好时候。
欢乐事,又岂能抛在脑后。

请君再进一杯酒,
这一杯销尽恩与仇。
人世代谢无穷尽,
只似沧海一蜉蝣!
金乌飞,玉兔走,
山川缭绕浑依旧,
对此景,我心中归思难收。

眼见那花开白玉楼;
眼见那永夜月华流;
眼见那枫叶红染透;
眼见那星河载莲舟;

春草绿,春水皱,
试问故人归来否?
欲载酒,把那故地重游。

天寒雪积厚,听更漏,杯盏擎稳莫离手。
火炉暖,夜色柔,与君消此万古愁。
这一曲,信口诌,不知何人愿意怀袖。
君此去,且把我佳音静候。

————————————————————————————————————

嘛~写着玩的~或说集句集着玩的?
私设大概就是萃梦想异变前的某个落雪的冬夜,伊吹萃香在某处会见她的故友和同族,然后一边喝酒一边谈自己的想法和计划。我设定的那个人是星熊勇仪。(其实按照地灵殿对话,不太可能,而且萃梦想是在永夜抄、风神录、星莲船之前发生的,bug无视就好~)
能力太有限了,写的肯定不够好。只要您认为句子还算通顺、大概还算能够入眼就行~真的请不要在意合辙押韵的事情了,因为肯定做不到~
嘛~伊吹萃香的能力也包括“集句”吧wwww~毕竟也是萃集wwww
(请用醉恋花的节奏唱~)

茨歌仙40话,有诗赞曰:


春笋甘肥胜牛奶,

神社没钱不能买。

今个遇上茨华仙,

给咱送了竹笋来!

————————————————————

一个改编段子:

雾雨魔理沙:茨木华扇特地送来了好吃的竹笋,还帮我们料理,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啊!她简直是爸爸!

博丽灵梦:茨木华扇特地送来了好吃的竹笋,还帮我们料理,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啊!我一定是爸爸!

————————————————————

没想到这一篇有这么多人看?车万才没有过气!吾心甚慰!

一个脑洞,JOJO和东方的crossover:


终于想方设法到了外界的茨木华扇依然在寻找右手。不过,她得到的消息却把她引到了一个叫杜王町的小镇。原来,那只极其美丽,但又给人以诡异不祥感觉的右手,竟然落到了一个名叫吉良吉影的看似平平无奇的人手中!吉良也隐约觉得,这只从不腐烂的手恐怕不属于人类,但他也从没想到会被原主找上门来。虽然是个充满正义感的仙人(鬼),但茨木华扇并不想在外界惹事;不过,吉良也自然不会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把好不容易找到的无比理想的美艳右手交出,相反——“美丽的小姐!您的左手也十分纤柔动人呢!不如……把它也留下来?”就这样,不打一架是不可能的了!

“先生,除了杀人鬼,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的鬼的存在。与您这种没有被认出的鬼不同,我们可是因为激起了人类过度的恐惧所以被遗忘的呐——这正是凝结着鬼之力的右手,即便这样,您还认为它是美丽的吗?”

结局是,经过战斗,茨木华扇夺回了右手,回到了幻想乡,继续吐槽灵梦又穷又懒还没有节操了。而失去了绝不会变质的“女朋友”,吉良吉影也重新开始狩猎女性。杜王町短暂停止过的少女失踪案,又再次上演了……

东方小段子

1. 谁能想到,这个年方17的少女,在一百多年前,还只是一个,年仅17岁的少女啊!

谁能想到,这个三头身的童子,在长大之后,还只是一个,三头身的童子啊!

谁能想到,这个饥饿的大小姐,在吃了那么多小碎骨之后,还只是一个,饥饿的大小姐啊! 


2. 《窗边的小豆豆》paro:

问:又多话、又穷困、又美味的是什么?
答:茨木华扇在博丽神社吃包子。


(原梗是小学生的冷笑话:又可怕、又臭、又好吃的是什么?答:鬼在厕所里吃包子。博丽神社虽然家徒四壁,好歹比厕所强吧,大概。) 


3. 1个3段论的例子:

茨木华扇:我的理念,是与天道同在!

丰聪耳神子:吾乃天道也!

故,茨木华扇的理念是想和神子在一起。


4. (《敦煌》paro)

藤原妹红:杀!杀辉夜啊!

蓬莱山辉夜: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绝不是你!


5.(《飞燕外传》paro)

 帕秋莉:黑老鼠还想咬人呀?
魔理沙:咬破衣裳,看看里边的美景就够了!哪里是想咬人呢? 


6. 东方鬼话连篇:

(1). When the Oni is away, Kappa and Tengu will play.
(2). The fake moon is breaking down! Breaking down! Breaking down! The fake moon is breaking down! This is a warning!
(3)。Twinkle twinkle Hoshiguma!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Deep under the ground you hide,  Away from human so long a time! Twinkle, twinkle Hoshiguma,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7. 茨木华扇一登场就念了两句诗,然后宣称自己知道如何续命,还要向上台拿衣服的人类传授一点人生经验……但她的外号叫做包子。 


TIL: 关于“大江山颪”

我去查了一下,星熊勇仪的符卡“大江山颪”的最后一个字念gua1,指的是从山上吹下来的风。在这里应该就是“从大江山上吹下来的风”了。它的日语读音是oroshi(顺便,风神录里射命丸文也有一张卡叫“天狗颪”,应该是天狗吹下来的风)。


日本很多山都会有某某颪。比如爱宕颪、富士颪、比叡颪。值得一提的是,伊吹山也有“伊吹瓜”,哦不,“伊吹颪”。(突然想起《茨歌仙》里伊吹萃香提到“我在玩冬风呀!”之后对茨木华扇突然逃走的反应也是“大概是给吹跑了吧?”)


一段恶搞结尾

how it should end
在大家一起讲百物语的时候,八云紫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人睡相不好的时候,往往会把手臂搁在头上。久之,手臂就会麻,好像消失了一样。醒来的时候,摸摸胳膊本来的地方——‘呀!胳膊不见了!’就会吓一跳。这个时候摸摸额头,发现手臂其实还在,也就安心了。
“可有一天,我遇到了这种情况,摸了摸头边,却还是没发现自己的手臂……有人趁我熟睡时偷走了我的胳膊吗?
“这时,我却发现,天花板上垂下来了一条洁白的东西,摇摇欲坠……
“哎呀!那不就是我白白的手臂吗?
“原来是我睡觉的时候打开了地板和天花板的间隙。”

**************


八云紫一边讲着,人群中却传来了少女抽泣的声音。
有什么人因为想到了悲伤的事情,忍不住哭了。
大家寻声望去,发现那是住在山上的仙人,与八云紫同为幻想乡贤者然而立场不同的——
茨木华扇。

恶搞:饮中三鬼歌

勇仪起舞如打拳。雪中旧都威名传,花盅欲倾大江山。敢教地狱化乐园。
华扇三枡姿态妍,龙虎大鹏皆欢颜。醉中时时忘修仙,餐霞饮露不解馋。绣口锦心赋诗篇,酩酊方能合于天。
萃香风采最卓然,豪拳碎月若等闲。御珈之国清梦远,伊吹瓢里纳百川。身化千亿真似霰,奔放不羁如云烟。 

————————————————————

(1)第一句指的是这个视频: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86245/?from=search&seid=13635423536534445534

真的好美啊~力动山河勇仪王!

(2)茨木华扇赋诗指的是她在《茨华仙》一出场的时候念的两句诗:

气霁风梳新柳发,冰消浪洗旧苔须。

感觉茨木华扇超级有文化~

(其实从捏他元来看,茨木童子创作的只有后一句。当时是都良香来到罗生门,吟了第一句。茨木童子心有所感,接了下一句。)

至于姿态妍……从茨木百药枡里喝了那么多但还能姿态端庄的只有她自己,人类、半灵、其他妖怪什么的都显出鬼相了。

(3)伊吹萃香就不用多说了,都是一设~

随手改的古诗,大概是伊吹萃香视角?

人生不满百,常怀寿命忧。

昼短永夜长,何不衔杯游!

酒宴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巫女爱财货,但为后世嗤。

仙人茨华扇,难可与等期。 


这种及时行乐主义,很有鬼的感觉吧……我想大概是伊吹萃香知道人类的生命太短暂,就劝诱她喜欢的少女来跟她一起喝酒,把握青春。不必想着解决异变,不要像藤原妹红一样整天怨恨辉夜,也不要学博丽灵梦贪财,茨木华扇的仙人生活,也不值得羡慕,没有什么比杯中醇酒更真实。(不过话说伊吹萃香有喜欢的女人……吧……)

脑洞:西瓜与种族主义

捏他来自:http://culture.ifeng.com/a/20141222/42769464_0.shtml


我突然在想,谁来写一篇恶搞文化研究论文:关于西瓜这种水果在幻想乡的隐喻,以及人和鬼这两个种族之间微妙的关系。


西瓜与鬼发生联系本来是无比单纯的——鬼族大头目,或曰鬼王,伊吹萃香的名字与西瓜谐音。但是,随着人类与鬼的交恶,西瓜就被污名化了。它容易获得、价格便宜、然而不耐久也缺乏营养,这被赋予了非常糟糕的含义——鬼的思想幼稚、不思进取、空有蛮力然而头脑简单、行为不负责任、沉溺于感官快乐、无法进行深刻的思考、无力管理自己的欲望,是活该让出生存空间的劣等种族。另外,西瓜因其体积庞大,是很难独自品尝的水果,而一般是与友人分享,这也与鬼喜欢众人在一起欢宴的特质联系起来了。聚众饮酒吃瓜,成了刻板印象中鬼族的形象。


在可怕的种族主义谎言中,鬼被塑造成了绝对的“他者”。一切令人不快的,或是不利于生存的特征,都被一股脑儿地加到了他们身上。他们的豪爽被视作容易受骗上当;他们的玩笑打闹被视为粗鄙;他们对于风险性的偏好被视作好赌成性;他们的真诚也被曲解为目光短浅。萃香的名言:“鬼是不会说谎的!”被嘲笑为:鬼的头脑如此简单,以至于连编个谎话这种事都无力胜任。若是有举止温文谦和、体现出渊博知识的鬼,过着不符合人类刻板印象的仙人的生活,人们甚至会立刻开除她的鬼籍。而一系列隐喻中最恶毒的,莫过于“西瓜”和“刀”的联系。表现一个无知无识、熟得烂醉、毫无反抗能力的西瓜旁边有一把刀;或是一把刀把西瓜劈得四分五裂;或是刀上的凛凛寒光映着流淌的鲜红西瓜汁的艺术作品,其象征“大江山鬼退治”的含义是不言而喻的——瓜必须被刀劈开、被粉碎、被践踏,而这是正义的行为;鬼族纵欲的象征——西瓜——的软弱、无能、粘稠、【向下流淌】,与人类理智的象征——刀具——的清凛、洁净、冷漠、【傲然屹立】恰形成对比。


仅仅过了十几年,人类已经不再记得,或是不愿相信,鬼族拥有怎样的智慧,怎样深谋远虑的思想,而曾经萃香君临于妖怪顶点,让河童、天狗都俯首称臣的身姿是何等优雅。把这个伟大而骄傲的文明形容为一群盗匪、一群弱智、一群乌合之众,其首要问题甚至不在于它的侮辱性,而是它完全不符合事实。而且,也从没有任何记录,能够为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的“恶鬼聚在一起饮酒吃瓜、丑态百出”提供证据。至于西瓜和刀,更是可以被证伪的。因为实际上退治鬼的方法无人知晓,但肯定不是用刀就对了。


鬼怨恨于人类的谎言,在他们看来,正是其中的“虚假”令他们不能忍受。此外,这种建基于谎言的排斥在他们看来是卑劣之事。曾经关系无比密切的两个种族之间已经不再有任何交往了——如今,除了鬼王西瓜,哦不,伊吹萃香以外,地上已经一个鬼也没有了。即便独臂有角的家伙依然存在,她也没有公布自己的身份, 而是模仿着人类的生存方式。

失去了鬼,对于人类来说,谁知是福是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