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riente

制怒。去欲。舍耻。
才疏学浅,承蒙喜欢,不胜荣幸。
此处乃草稿/脑洞存留地。
关于TAG问题一律不回应并保留删评论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删除之权利!】
【对于任何评论皆保留恶语相向之权利!】
【关评论随时可能!】
【不爽不要看!】
除了脑洞之外,一般而言,成型的文并非原创,而是某作品的PARO。
我不生产梗,只是梗的搬运工(一般而言不标注原梗,希望读者自己看出来)。
也因此,希望不要抱走我的任何脑洞或梗或点子或idea,随您怎么称呼之;我本身就是抄的了,再抄就不新鲜了。
不可以。我介意。请停止。
要抄去抄第一手的嘛!
求且只求夸我的评论。不是夸我的就不劳烦您告诉我了。

仿写练习(庞培X凯撒)

(大概是在亚历山大,匆匆赶到的凯撒发觉庞培已经身首异处,只好捧着老对手的头颅倾吐痴情的话语)

(莎乐美paro!庞培卡南与凯撒乐美)


凯撒:

但为何你不看着我,庞培?你那双令人起敬的眼睛,充满忠诚与忧伤的双眼,现在却紧闭着。你为何要闭着眼睛呢?睁开眼睛吧!扬起你的眼盖,庞培!为何你不看着我?难道你怕我吗,庞培,所以你才不敢看着我?……还有你的舌头,现在不再动了,再也不说话了,庞培,你和亚历山大不一样,和我,和西塞罗都不一样,你从来就不善于演讲。人们把这当做质朴和正直所以更爱你;但我却知道你说了什么,你在战前会议上的每一句发言,我都能揣测到;不!甚至你的想法,我都了解……但你的心中没有我,庞培。你拒绝我。你以沉默回绝我。你向我投来狐疑和恐惧,我,盖乌斯·尤里乌斯·凯撒,尤利亚家族的成员,维纳斯的后代!很好,庞培,我还活着,但你,你已经死了,而且你的头颅还属于我。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置。我可以把它浸在鲜血里,像托米丽斯对居鲁士的头颅那样;还可以在你嘴里灌上黄金,像帕提亚人对克拉苏那样。

……啊,庞培,庞培,你是我唯一爱的人。其它的男人在我心中都不过是值得利用。但你,你太美丽了!当年的你扫平东方,在凯旋式上亮相,人们都说你美丽得像亚历山大,令人感到身处米埃札的花园里,沉甸甸的玫瑰挂在枝头……不,也许是弥达斯的花园,你的手触碰什么,什么就有了黄金的光彩。你就是整个罗马的宠儿,当我看着你时,我听到一股特别的音乐。啊!为何你不看着我呢,庞培?在你的双手与诅咒之后,你隐藏了你的脸庞。你闭上双眼,耳边充斥着加图他们的叫喊和劝诱。所以,你已见到了他们承诺的光荣?庞培,但我,你却没见我。如果你愿意见我,你将会重新爱上我。我,我看着你,庞培,我爱你。噢,我多么地爱着你呀!我爱你,格奈乌斯,我只爱你……我希求你的光荣;我捧着你的头颅,却渴望着你的身体;无论美酒与鲜果,都不能满足我的需要。我现在该怎么做呢,庞培?尼罗河水与海洋都无法浇熄我的热情。我是大祭司,而你却蔑视我。我是个将领,而你却要回避与我对决。我是专门诱惑别人的,而你却点燃我的血液……啊!啊!为何你不看着我,庞培?如果你看着我,你就会爱上我。很好,我知道你会爱上我,爱情的神秘,远远超越死亡的神秘。我正是维纳斯的后代,你应当只看我!”

评论(4)

热度(6)